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首页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冥媒正礼 青行灯 总管原名格蕾丝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无限剧本杀 A01号 忠犬神探 龙骨焚箱 我的BOSS是只鬼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txt下载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75章 夺得擂主,请皇上作证。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哥哥等的就是那位镇国公的最后一句话,我们明月山庄初到皓月国,是不会和镇国公府这样和皇家有关系的世家结仇的,当然,如果他们欺负到了明月山庄的头上,那又另当别论。”

苏馨说得头头是道,其实,他们兄妹三人有很多时候想的都是一样的,娘亲告诉过他们,这叫心灵感应。

沐云轩心疼的看着苏栎小小的身影,真是难为他的,小小年纪便要学着步步为营。

“你们看,连镇国公都求情了。”

“是啊!镇国公两朝元老,从来都是其他人去求他的,现在居然轮到他向一个五岁的孩子求情,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唉!人活着,哪有不栽跟斗的,那姬泓公子平常就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这次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嗯!那镇国公一向目中无人,这次让他去求一个五十的孩子,那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台下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镇国公府的人个个又惊又怒,就连皇后也有些坐不住了。

苏紫陌无声的笑了笑,最后面的那句话说道她的心坎里去了,果然是她苏紫陌的儿子,所谓八面玲珑路路通,有的时候,退一步的确是海阔天空,不但卖了镇国公一个人情,也显得自己容人大度,更为自己以后做事留了一条后路,果然……。

“既然镇国公开口,那苏栎就饶姬泓公子一命,只是镇国公当着吾皇的面,在这里给苏栎立下一张字据,就如镇国公所说,日后我明月山庄有需要的地方,镇国公愿意听候差遣,我明月山庄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庄而已,没有点保障可不行。”苏栎的意思已经恨明显了,他的意思就是怕镇国公府日后反水,他就不相信,有皓月皇为证,镇国公敢不遵守约定,不过堂堂镇国公要听候一个小小的山庄差遣,是托大了点,只是,他们所欠下的一条人命,这点要求算不了什么?

镇国公一听,差点坐到地上去,一张老脸都不知道往那放了,去让皇上作证,他这不是在打皇上的脸吗?他可是皇帝的老丈人啊!苏栎这盘棋走的绝啊!没想到这个臭小子会这般难糊弄,小小年纪,城府这么深,他这一步步的是吃定他们镇国公府了,要是在让皇上作证,这事情他就摊大了,可是眼下有没有别的法子。

遂转身走到皓月皇面前,看着皓月皇脸色不佳,姬耀天还是硬着头皮祈求道:“吾皇,苏小公子愿意饶泓儿一命,还请吾皇做个见证,救泓儿一命。”

“父皇,怎可开这种先例,镇国公不仅是镇国公,还是国丈,怎能听命于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庄,这不是乱套了吗?”

君临天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要是在让这镇国公和明月山庄有了关联,他君临天就等于又多了一个敌人,他可没有忘记那个女人所说的话,她是回来替苏紫陌报仇的。

苏齐一听,两眼一眯,嘴角泛着狡猾的笑容,这个混蛋王爷,真是一个抱着葫芦不开瓢的死脑筋,就等着他往枪口上撞呢?敢当街休弃他的宝贝娘亲,看他不整死他,又到了他苏齐出场的时候了。

“三王爷,我明月山庄确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庄,又怎么敢让堂堂镇国公听命于我们一个小小的明月山庄呢?如果三王爷耳朵没有问题的话,刚刚是镇国公自己开口说的,愿意听候差遣,我哥哥只要要让吾皇做一个见证而已,不晓得三王爷你紧张什么?”

苏栎的语气不温不火,却差点把君临天气得个半死,恨恨的看着苏栎,还敢说他耳朵有问题?

难道他君临天两次都要栽倒在这兄弟两人的手上吗?

“本王有何好紧张的?只是这样于理不合而已。”

“于理不合?那三王爷的意思是让我哥哥按照生死状上所写,杀了姬泓公子吗?”

哼!小样,让你出头,那我苏栎今天就让你矮子骑大马,上下两难,得罪明月山庄又得罪一个镇国公府,看你以后还敢得瑟吧!

“不,不,二公子,你可别啊!三王爷,这件事情您就别插手了。”

姬耀天心里是着急的快要晕过去了,这王爷爷还跑出来捣什么乱啊!

“镇国公,你……。”

君临天一脸尴尬,他出头可是为了皇家的脸面,“父皇,这可是有损皇家脸面的事情,还请父皇三思。”

皓月皇皱了皱眉头,正想出声,哪知苏齐又抢先说道:“三王爷言重了,本事一件让人值得骄傲又荣幸的事情,却被三王爷说得这么严重。”

苏齐一脸惋惜的摇头摆脑的,一双清澈的眼眸却狡猾的看着君临天,你想抱着铁耙子亲嘴,自找钉子碰,那我苏齐成全你就是。

大家一听,都不知道苏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事情还有骄傲和荣幸的存在吗?他们左看右看也看不到啊!众人不由得齐齐的看着苏齐,等着苏齐小朋友的解释。

沐云轩有些摇头失笑,这齐儿心里又在打鬼主意了,这张嘴,只怕他都说不过他。

苏紫陌一听,自然知道儿子想干什么?不过她也不管,由着两个儿子自由发挥,她这个老娘给他们做后盾就行。

“苏齐,为什么说是让人值得骄傲和荣幸的事情,说出来让朕听一听。”

皇上一开口,姚贵妃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皇上也要跟着一个五岁的黄口小儿胡闹吗?天儿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本来就是有损皇家颜面的事情,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一开口,到是维护自己儿子了。

“吾皇一向是非分明,公正无私,我哥哥的意思只是让吾皇做一个见证,没有其它意思,更没有要有损皇家脸面的意思,只是今天坐在这里的人中,吾皇是身份尊贵的天之骄子,能得到吾皇的见证,也是我明月山庄和镇国公府的荣幸。”

一句简单的话,让大家恍然大悟,这下谁还会去想谁听命于谁的话,这样一来,皇帝的高帽子是越抬越高,他的作证不但让明月山庄和镇国公觉得荣幸,还间接的救了姬泓一命,所有的人情,他皇帝的最大。

“对,对,吾皇,老成也是这样想的。”

镇国公这下觉得心里好受些了,是非本就是一念之间,这苏齐能有这般快的反应能力,这两兄弟都不容小觑,就连皇上都被他们吃得死死的,一步一步的往他们挖好的陷阱里跳,纵然很多人心里都明白,这兄弟两人是怕他们镇国公府日后反水,才会出此下策,但是苏齐把话说得这么好听,谁有敢出面反驳呢?

“吾皇,俗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敌人与朋友之间的差距往往就只在于面子上是否过得去,我哥哥因为只有五岁修为已经金玄期六阶……不,现在是金玄期九阶,姬泓公子心高气傲,想挑战一番也是情有可原的,还望吾皇成全。”

苏齐又趁机说道,他这一说,不仅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明月山庄的实力,更让众人知道,姬泓嫉贤妒能,最后一句还望吾皇成全,到让众人认为,他们明月山庄不但不以嫉贤妒能的人计较,还给姬泓求了情。

而当苏齐的话一出口,人群里,有一个大概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头发有些凌乱,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目光幽远的看了一样有些奄奄一息的姬泓,那眼眸里不知是恨意还是其他的。

“好!苏齐,你说得好啊!有些矛盾往往就在面子上产生的,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悟性,天下的孩子都应当像你学习。”

皓月皇心情大好,看着苏齐的眼眸更加的喜爱,他活了几十年,也不及苏齐这句话里的悟性来的好,面子说白了就是尊严,被人重视,被人尊重,苏齐此举,不但尊重了他这个一国之君,更不忘给姬泓一条生路,善于保全他人的面子,而不是得意忘形的去熏陶于个人的胜利,虽然不能一定与对方成为朋友,但也不会产生不共戴天之仇,这孩子只有五岁,他看到的东西都是成人和有身份地位的人不敢正视的尊严。

“多谢吾皇!”苏齐乐开乐怀。

君临天却是气愤难当,全场也就只有他有想杀人的冲动,即使是有这样的心思,他也只能被窝里磨牙,怀恨在心。

“齐儿,真棒!”

沐云寒朝着苏齐竖了竖大拇指。

苏齐得意的笑了笑,这本来就是小事一桩嘛?某小孩有些飘飘欲仙的,今天的他和哥哥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人家是怕树大招风,而他苏齐偏偏要背道而驰。

回头看了看睡着了的妹妹,猛的回头,在看看隐在人群里的娘亲递给他一个你好样的眼神,苏齐瞬间蔫了,他怎么总是觉得头皮发麻呢?原来是娘亲哪里传来的,苏齐吐了吐舌头,乖乖的坐回到了椅子上,而这一举动,谁也没有注意到。

“好!今天这证朕做了,镇国公,你可要知恩图报,苏栎手下留情的可是你的宝贝孙子。”

金口玉言,这下姬泓到是真的有救了。

“多谢吾皇!老臣会时时刻刻把这份恩惠记在心里的。”

姬耀天瞬间感激涕零的,眼眸里却快速的闪过一丝狠毒,只要保住了孙子的命,其他的事情可以慢慢玩。

随后,皓月皇叫人拿来了笔墨,让镇国公立了字据,皓月皇盖上了印章,才交给了苏栎。

镇国公这才让人把受伤的姬泓抬下去疗伤,心里却在盘算着,要尽快让他的小儿子回来,尽快挽回今天的颜面才是,也不知那冥大师今天会不会来?

姬泓在被镇国公府的牵着在经过苏栎身旁时,姬泓依然一脸的不服气,恨恨的瞪着给他难堪和耻辱的苏栎。

苏栎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心高气傲的他,在镇国公手下教导出来的人,又怎会因为这样的一件事情而明白其中的道理呢?所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你给全了别人面子,别人也不一定看得到,只会把你更加痛恨的记在了心里。

今天他不是不敢杀他,而是他们明月山庄要在皓月国立足,如果杀了姬泓,只怕以后麻烦事情一堆。

而苏紫陌,看着儿子收了字据,心里也没有放心多少,不过这些都不是她现在所担心的,她担心的是沐云轩那个禽兽怀里的心肝宝贝,这两个小叛徒,知道他们老爹是谁就把她这个老娘给忘了,还蹭到怀里去了,她这把心情是说不出来的滋味,难道她苏紫陌做了五年的娘还不如一日的爹吗?苏紫陌在心里狠狠的怀疑了一把,可是那是他们的父亲是不会有错的,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她,受过良好教育的她,也没有权利阻止孩子认父的权利啊!

“大哥,这次镇国公吃了这么大的暗亏,暗地里是不会放过明月山庄的。”

沐云寒对姬耀天的为人很了解,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是吗?这是栎儿决定的事情,他心里自有分寸。”

沐云轩不以为然,在看他怀中的苏馨,早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沐云轩心疼的擦着她额头上的汗,馨儿的身体到底是有多差,才这么一会就累得睡着了,不行,他得想办法让馨儿尽快好起来才行。

沐钰枫时不时的注意着沐云轩的举动,看着儿子宠溺的眼眸,他的心里不禁多了几分怀疑,自个儿子他是最了解的,他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孩子这么上心的。

而苏栎亲自拿到了皓月皇作证的字据,更是让台下的百姓羡慕不已,这苏家兄弟飞黄腾达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父皇,今日也算是尽兴,苏齐的一番话,也让辰儿学到了一些自己本身看不到的东西,孩子的心思比较单纯,他们看到的世界和我们所看到的不一样,值得学习。”

君少辰一脸谦和的说道,这在君临天看来,纯属放屁,连一个五岁小孩的话也当真,太子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都不适合当储君,他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那么看中他。

“辰儿,不错,还记得当年和黎夏国一战,黎夏国本已经无力抵抗,可是为了黎夏国的皇帝的面子,他们硬是死撑着不肯投降,导致了更多士兵的伤亡,最后父皇只能退一步,不但没是赶尽杀绝,还让我们皓月国的医师去给予帮助,最后平息了那场战争,现在两国之间相处融洽,倒也让父皇省心了不少。”

“父皇所退的这一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仁慈,父皇的退让和帮助,保全了他们黎夏国的面子,也给他们留下了余地,这才使得两过之间能和平相处。”

其中道理,君少辰一听就明白了。

“嗯!辰儿明白其中道理就好!”

皓月皇欣慰的看着君少辰,众多儿子中,就是辰儿最得他的心,和他最像。

君临天在一旁听着,心里嗤之以鼻,要是他的话,他会乘胜追击,让黎夏国永远没有翻身之地,让两国合并,成为泱泱大国且不是更好。

“皇上,比赛已经结束,我们是起驾回宫,还是……。”

姚贵妃心里有些不安,她总觉得有些不好的要事情发生一样。

“不用,朕还没有封赏呢?朕今日很开心,就在多留一会。”皓月皇像台下看去,百姓们也没有人愿意离去。

而这时,刚刚要下擂台的苏栎却被人挡住了。

来人是一个身穿墨绿色衣袍的男子,男子个字很高,犀利的看着苏栎。

苏栎不惧,抬头沉稳的说道:“阁下有何指教?”

“按照皓月国的规矩,得擂主者,其他人可以按规矩继续挑战。”

一句话,说明了来意。

这时,台下的百姓们又开始雀跃起来,强者之间的对决他们可是很少有机会能看到的,自然都不愿意离开。

这时,姬耀天又跑到皓月皇跟前。

“吾皇,看来苏公子乃八斗之才,刚刚得了擂主就有人来挑战,要是吾皇感兴趣的话,在观看几轮又回宫,苏公子的实力可能还为完全展现出来,说不定一会还有其他惊喜也说不一定。”

“嗯!按规定是可以的,也罢,就看看苏栎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才五岁的孩子,的确是罕见的。”

皓月皇看向沐云轩,这孩子一向冷淡话少,而今天怀中却抱着苏馨,到是让他觉得奇怪了。

只见身穿墨绿色衣服的男子突然转身,单膝跪地。

“吾皇,草民赵永云,想请苏公子赐教。”

“按照规定,你们是可以挑战擂主的,不如你们就切磋一下,点到为止。”

皓月皇米着眼眸,既然点头答应了。

“是,吾皇。”赵永云起身,犀利的眼眸一凛。

瞬间出手攻击苏栎,苏栎小小的身影腾飞起来,毫无惧色的和赵永云交锋,而这时的苏栎,犹如战中之魂,让人一不开眼……。

苏齐歪着小嘴,阴沉着脸看着出手攻击他的哥哥的赵永云,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他还以为可以散场了,这丫的又出来使幺蛾子,顿时,他把着叫赵永云的人给记恨上了。

沐云轩抬眸看了一眼赵永云,赵永云,什么来头,他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呢?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镇国公安排的,这赵永云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除了他还能有谁?不过这些人都不见得是栎儿的对手,栎儿刚刚晋升了三阶,只怕会体力不支,那老匹夫向皇上觐言,无非是打的这个注意。”

沐云轩心里不由得被姬耀天给记恨上了。

沐云轩冷冷的睥睨了君姬耀天一眼,姬耀天一阵哆嗦,他只觉得奇怪,那云城圣主是什么意思,他貌似没有得罪过他啊!

“世誉,你说,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赫云霆到皓月国前前后后已经快要有一年了,从来没有听过这号人物。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就是说这些人是被人养在暗中的。”

柳世誉看事情比较透彻,心里也起了疑心。

经柳世誉这样一说,赫云霆的心里也明白的七七八八的了,看来,这事和镇国公脱不了关系,这个老狐狸,背地里还藏了一手,栎儿刚刚就不该心慈手软,杀了姬泓才是。

慕容邵峰镇定的看着这一切,他相信苏栎的实力,只是,眼眸总会不由自主的飘向沐云轩的位置,馨儿居然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邵峰,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抬眸,对上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眸,慕容邵峰脸上立刻出现柔情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真不会来了?”

“那是我儿子,我能不来吗?”

看到苏紫陌来了,朱岩识相的起身挪了位置。

苏紫陌给朱岩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挨着慕容邵峰坐下,却引起了苏紫云的注意,这个女人,总算是出现了,苏紫云仔细的打量着苏紫陌,她真的会是苏紫陌吗?

和他坐在一起的白衣男子又是谁呢?

“没有人说不是你儿子啊?”

慕容邵峰玩味的一笑,顿时惊艳绝绝。

“咦!邵峰,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吗?啊!”苏紫陌见鬼似的看着慕容邵峰,平常他和她在一起,他总是一副彬彬有礼,温文儒雅的样子,高兴的时候笑,苦恼的时候也在笑,在他的眼中,好像永远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要是自己不是三个孩子的娘亲,说不定早就被他给迷住了。

“砰!”人肉砸墙的声音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很快,那赵永云就倒地不起,苏栎背着一双小手,冷萧的看着赵永云,本是金玄期二阶的修为也敢上台来挑战,这说明什么?说明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明眼人谁会上来自打嘴巴呢?

镇国公闭上眼睛,在心里暗骂道,真是一个蠢货,还没有过三招就败了,不过后面高手有的是,苏栎,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看着擂台上的人倒地,人群里的那个孩子又有几分崇拜的看着苏栎,心里暗自下了决定。

“好!好啊!”

“苏公子太厉害了。”

底下的百姓们一阵欢呼,个个皆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苏栎。

要是苏栎是自己的孩子就好了。

“简直是让人大快人心啊!”

场下的百姓你一言我一句,都是关于苏栎的,从来没有停止过。

皓月皇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在君临天看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毕竟心境不一样,他曾经是苏栎的手下败将,他看苏栎怎么都不顺眼。

“在下向苏公子讨教。”

又是一个二五八粗的壮汉飞上了擂台,头上还抱着一块花头巾。

苏齐咋舌,这个只有卖猪肉的人才会有的装扮,什么时候卖猪肉的人也能修炼到金玄期六阶的高手了。

“请!”

苏栎这下完全明白那个人的目的了,不过他倒要看看,他们想玩到什么时候。

苏齐眼眸黯淡的斜靠在椅子上,可怜他早上出来的时候只喝了一碗清粥,什么叫做饿得口水淌,他苏齐体会到了。

“齐儿,你怎么?”看着苏齐无力又满是怨气的斜靠在椅子上,沐云轩有些担心的问道,他刚刚不是还精神抖擞的舌战群雄的吗?

苏齐一脸怏怏不快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连话都懒得说。

沐云轩瞬间笑了笑。

“饿了?”

“嗯!”苏齐猛的点了点头,还是爹爹懂他的心,一说到爹爹,苏齐心里又有些心酸,这声爹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才能叫的出口。

“咕噜……。”肚子的叫声让苏齐不想想其他的,他昨天一天都在炼丹房里,没有吃多少东西。

“青枫,去,给二公子买吃的去。”

沐云轩快速的吩咐道。

“是,圣主。”青枫快速的转身离开。

凌秋水咬着唇,快一天了,整整一天,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她在他的眼中到底算什么?

一听,苏齐原本黯淡的眼眸瞬间泛起光亮。

“砰……。”又是一声人肉撞墙的声音,刚刚那个二五八粗的壮汉又倒在了墙角。

“哎哟!真是可惜了这一身的肥肉啊!”

“对啊!连两招都经不住就败下阵来,怎么一个比一个没用呢?”

“这苏栎好有气魄啊……!”

姬耀天暗地里死死的握住只剩下皮的斑斑点点的手,难不成他镇国公府养的都是一群废物吗?一个比一个没用。

后悔,后悔啊!

他当初就不应该让泓儿来找苏栎比试。

现在好了,真是丢了西瓜捡芝麻,自己一辈子的清誉就在今天全毁了。

“父皇,这苏齐毅力极好,恐怕很多金玄期九阶已下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君少辰看着苏栎坚定不移的身影,心里暗道:果然是那个女人教出来的孩子,有其母必有其子,那个女人的脾性他可是领教过了。

“嗯!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魄力,真是太难得了,这话一说回来,朕到是想见一见他们的母亲了,朕就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什么事情一样,原来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父皇,应该来了,等会在召见,又有人像苏栎挑战了。”

说话间,苏栎又和上台挑战的人对决在了一起,只见苏栎身手敏捷,快速的变换着各种招式。

“太难得了,这孩子的招式行云流水,有时刚劲有力,而是又像气吞山河,攻击时速度势如破竹,落地之时,虎步生风,可见他已经领悟到了其中的精髓,就是神玄期的人也未必能赢他。”

沐钰枫一脸赞赏的看着苏栎,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弟弟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哥哥修为惊人,妹妹的心思玲珑剔透,真可谓是所有的好事都凝聚在这兄妹三人的身上了。

“你啊!要是羡慕就得让轩儿早点娶了水儿,这样咱们才能拥有更棒的孙子啊!”

君子兮也是一脸羡慕,特别是看到那儿子怀中那柔美的小女孩时,她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长得可真漂亮,最重要的聪明又惹人喜爱,难怪儿子会把她抱在怀里呢?

就是给君子兮一百个可能,君子兮也不会往自家孙子上想,因为她和沐云寒一样的想法。

“看你说的,这事情是能急得来吗?轩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从小他做事情就是我行我素的,能让咱们给他做一次主的时候,也就是那一次冥婚,他对凌小姐没有意思,咱们也不能强求啊?”

沐钰枫虽然闲暇下来了,可是这些事情他多少还是关注一下的,轩儿要是对凌秋水有意思,哪还用得着他们在暗中凑合啊!

“唉!说得倒也是。”君子兮看了一眼凌秋水,心里也没了主意。

接二连三的,已经有大概十个左右的人像苏栎发起了挑战,可是到了最后,却是一个个的被抬了下来。

姬耀天老脸气得通红,一个个都是废物,他花了很多心血培养出来的高手,居然不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对手,他这张老脸啊!简直是没有地方搁了。

苏紫陌心里的火是越烧越旺,这不是明白着的车轮战吗?栎儿就是铁打的也会倒下的。

苏紫陌起身,往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慕容邵峰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坐在这里了,含笑的跟着苏紫陌上去,今天就是让陌陌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怕,聪明如她,又怎会瞒得过她呢?他此举不为别的,只为突然出现的沐云轩,他守护了两年的人儿,可不能放任不管。

沐云轩眼尖的看着一起走过来的苏紫陌和慕容邵峰,不知为何?两人一起的身影让他看着极其的刺眼。

赫云霆撇了撇嘴,他就说嘛?这个女人外表是铁打的,心却是水做的,哪会放任自己的儿子不管呢?

君临天猛的看到苏紫陌,还和慕容邵峰在一起,瞬间,他更是看不透苏紫陌了,她到底是谁……?一连串的问号扰得君临天烦躁不已。

苏齐见自己的娘亲来了,一口猪蹄卡在脖子里差点把自己噎死,偷偷的看了一眼仍然还在睡得一脸香甜的苏馨,头皮一阵发麻……被逮个正着了,他这是把鼻涕往脸上抹,自找难堪,他刚才就不应该带着馨儿坐在这里的。

“好!太好了,苏栎,你一举打败了十个高手,是我皓月国真正的神童,名副其实的修炼高手。”

皓月皇拍掌叫好!更是惹得在场的人热情高涨。

“苏栎多谢皇上缪赞。”

苏栎脸上浸着汗珠,白皙的小脸上也有些红润,可见已经有些体力支透。

“朕要封你什么好呢?”皓月皇凝眉想了想。

“且慢,皇上,说他是神童还有些为时过早。”

语毕,一个青衣老者落在了苏栎面前。

苏栎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玄气朝着自己卷席而来,而这股玄力却是自己所不能承受的。

沐云轩眼眸里瞬间腾起了浓烈的杀意。

把苏馨轻轻的放入沐云寒的怀中,人瞬间移动到苏栎的身后。

把正要飞出去的苏栎抱在怀里。

这场变故来得太快,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发生了。

众人更是惊讶沐云轩的修为,那种速度,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栎儿,可有伤着?”

沐云轩的眼中全是着急。

苏栎抬头看着那急而担心的眼眸,心里划过一阵暖意。

“栎儿没事?只是这人的修为太高,栎儿不是他的对手。”

苏栎有些惭愧,自己终究还是太弱了。

说话间,苏紫陌也飞身到了擂台上,接过沐云轩怀中的苏栎,对着沐云轩投去了感激的眼眸。

苏栎趴在自己娘亲的怀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好累,好想睡一觉,可是现在他还不能睡……。

随即抬眸,冷冽的看着一脸淡定的青衣老者。

“对于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你也下得了手?”

不问身份,不问来者是何人?苏紫陌只知道,这个老不死的想要她儿子的命。

而清冷的质问声让冥海狄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放肆,不得对冥大师无礼。”

这次,起身吼道的不是姬耀天,而是姬千泷。

冥海狄对姬家恩重如山,姬千泷非常的尊重他,在整个皓月国,没有谁不想拜在他门下的,只可惜,他最看重的人是姬泓。

而冥海狄的出现,也让镇国公府中的人激动不已,特别是镇国公,心里想着这么多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冥大师?苏紫陌一听,自然知道来人是谁,是那卑鄙龌龊的冥海狄。

“冥大师啊!”

“是冥大师吗?听说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今天能见到他,真是三生有幸啊!”

“对啊!想见他一面比登天还难,今天居然出现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冥海狄的出现,让众人非常的激动,要知道有很多人花重金想拜在他的门下,他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今天姬泓败在了苏栎的手下,他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到是让人认为他是为了姬泓而来的,果然……。

“伤了老夫的爱徒,着实该死。”

“放你的狗臭屁,生死状已签,我儿已经饶了那小子一命,你不思恩图报就算了,居然想杀我儿子,你龌龊得够可以的。”

苏紫陌怒火中烧,根本不给这让世人仰仗的冥海狄面子的爆粗口,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她苏紫陌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你……。”

“你……。”

这回,姬耀天和冥海狄同时发飙的看着苏紫陌。

“你是何人?居然敢对冥大师无礼,还不赶快给冥大师赔礼道歉。”

姬耀天激动得老脸通红,这个冥海狄可是他们镇国公府的大恩人,今天来是为了泓儿出头的,有这冥大师在,他的气焰可以高涨好几倍呢?

“哼!赔礼道歉?”苏紫陌冷哼一声,“就算冥海狄你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在吾皇的眼皮底下也该收敛点脾气才是,别人敬你怕你,我可不吃这一套,还有,镇国公,你怎么能让你孙儿的师傅来吾皇面前当众杀人呢?”

一句话,又把问题打回了姬耀天的身上。

苏紫陌的话让众人倒吸了一口气,生怕苏紫陌会被冥海狄拍飞。

此刻的她,耀眼得如灿烂的星辰,一头及腰如绸缎般的秀发直泻而下,一身款式奇特的紫色衣裙,配上银紫色高贵典雅的面具,一双醒目动人的美眸,流转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美感,那清冷的目光,睥睨着一切,这一刻,她的美,她的冷,让人移不开眼。

皓月皇也没有想到会生出事端来,不过苏紫陌那句话到是正中他的心怀,这冥海狄真的是太目中无人了。

喜欢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请大家收藏:(m.uutxts.com)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悠悠书盟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兰陵缭乱 农家小医女 大明星家的猫 万域之王 混沌修真诀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娇娘医经 我的帝国 洪荒之无量剑尊 快穿:反派不按套路来! 数据废土 红楼之蛊后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清宫熹妃传 爱你怎么说 我在异界有座城 天才相士 极品妖孽小村医 无限武道传 时代狂流
经典收藏 罪恶不赦 凶案现场直播 古墓寻情 冥公子 无限时空副本 我的鬼神郎君 入梦后我成了大佬 道听途说 限时狩猎 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 黄泉路下 亲爱的弗洛伊德 舌尖上的灵异 猎灵人 小隐幽居 恐怖女主播 以契为证 破云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鬼怪快走开
最近更新 满级大佬掉马日常 鬼怪快走开 道听途说 多出来的第十人 冥媒正礼 窥天机 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 我是棺材女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龙骨焚箱 小隐幽居 舌尖上的灵异 寻尸人 一魂寻棺 特别调查组[刑侦]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总管原名格蕾丝 身怀鬼胎 忠犬神探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txt下载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最新章节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