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首页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无限迷宫 身怀鬼胎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A01号 探灵笔录 诡婳之说 无名茶庐 寻尸人 鬼妻难追:我家娘子是只鬼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txt下载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81章 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走吧!要是他没有重要的事情,敢那么早就来庄里闹事,让柳月她们把她大卸八块。”

苏紫陌的嘴里唠唠叨叨的,依然睡眼惺忪,这个该死的沐云轩,真是害人不浅。

而太傅府中,一把匕首直直的射到了苏紫云经过的木柱上。

把苏紫云吓得魂不附体,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射在了苏紫云的身上了。

看着柱子上的匕首有些眼熟,苏紫云快速的取下匕首上的纸条,打开一看,身子止不住的后退了几步。

“苏紫陌,真的是苏紫陌,她真的还活着,她还活着……?”

苏紫云扶着柱子,身子慢慢的滑了下去。

“苏紫陌,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我苏紫云是怎么爬到这一步的,你为什么不死在外边呢?”

苏紫云泪如雨下,她爬上嫡女的位置,为的就是三王妃的位置,可是到头来,还是要被苏紫陌那个贱人给毁掉吗?

不,她不甘心,在她想会了自己之前,自己必须先毁了她苏紫陌……。

而这次,君临天依然没有逃过被请进偏听的命运。

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君临天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也没有等得不耐烦。

而是一脸悠闲的看着明月山庄的风景。

“这苏紫陌变化真是太大了,能设计出这样别具一格的山庄出来,没有一点真材实料,那是不可能的,苏紫陌,你隐藏得够深的?”

君临天看着外边的风景自言自语的说道。

在他想转身之际,突然瞥到那抹白色的身影,只见苏紫陌一袭白色的长裙,银丝镶边,在裙摆和袖口处绣着彩蝶纷飞的图案。一行一走之间,若银色的彩蝶在空中飞舞。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气。

君临天含笑看着她,从前的苏紫陌,美则美矣,却像个漂亮的玩具玩偶,表情木纳。

而现在,她的美,不止是那副漂亮的脸蛋,而且那一声给人第一感觉的惊艳绝绝的芳华绝代的美感,还有她的灵魂。

透过那双漂亮的眼睛,仿佛可以看见一个清澈明丽的灵魂,在舞动,在跳跃,让人移不开眼。

若是几年前,没有那废物的污点,她一定会成为皓月国京城的第一美人的头衔。

君临天紧盯着不断靠近她的苏紫陌,也许是心境不一样了,他静下心来看苏紫陌的感觉真的是在冲击他的视觉了,姣好的身段,根本就不像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可是一想到那三个孩子,他心里就感觉不爽。

苏紫陌一进偏厅,就感觉君临天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随即,苏紫陌也不行礼,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三王爷,这一大早的扰人清梦,莫不是你家王府火烧房子了?”

苏紫陌雷人又怒气的话打断了君临天的冥想。

他转身走到椅子上坐下,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连胆子都变大了,遂柔声说道:“要是本王的府邸真的被火烧了,陌陌你这里可愿意收留本王?”

君临天玩味的看着她,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容貌一样的自信,她以前为了自己可是愿意牺牲一切的。

苏紫陌不可置信的瞪着君临天,刚刚喝进口里的早茶差点吐了出来。陌陌?

谁让他这么叫的?

这君临天一大早的莫不是犯了妄想症了吧!

“王爷,请自重?”

苏紫陌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语气中的警告毫不掩饰。

“陌陌,怎么了?别人能叫,本王就不能叫了吗?”

君临天别有深意的看着苏紫陌。

苏紫陌放下手中的茶杯,这君临天今天的变化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王爷,容本庄主提醒你一句,一个人的命运好坏,看的是口德,所以开口说话的时候很重要的,人的一辈子缺德事做多了,日积月累,好福气好运气都会从这张嘴里跑光的,言由心生,王爷可得注意一点。”

苏紫陌冷嘲热讽,君临天不但听不懂,而且还认为苏紫陌是在埋怨他退婚一事。

“陌陌,本王也听说过一句话,言辞柔软,悦可众心,陌陌你对本王一直恶语相向,陌陌难道不是这样对待本王的吗?”

君临天也同样找理由塞弹苏紫陌,要是以前,他肯定会被她的话气得想杀人,可是现在,他只想和她斗嘴。

苏紫陌眯眼,这君临天能不能在无耻一点,不过……。

“我说三王爷,知人不必言尽,留三分余地与人,本庄主自认为很给王爷面子了。”

言下之意,我苏紫陌没有指着你君临天破口大骂,已经很给你君临天面子了,要是有可能,苏紫陌还真想骂骂他家祖宗十八代,怎么会有这样的的皇室后代呢?

“好了,陌陌,本王不惹你置气了,你不是爱听群芳阁里的流云曲吗?雅芙今天正好要弹奏,今天本王有空,不如本王和你一起去听吧!”

君临天记得,苏紫陌以前最爱听雅芙弹奏的流云曲,特别是他在群芳阁的时候,他会想想尽一切办法去群芳阁见他,以前的苏紫陌,把他当成了她生命中的一切。

苏紫陌:“……”

什么情况……?

她什么时候喜欢听群芳阁里雅芙的流云曲了。

苏紫陌眼眸转了一圈,脑海里划过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经常去群芳阁的门口侧耳倾听……。

苏紫陌心下一沉,难道君临天已经知道她……。

“陌陌,怎么不说话,以前都是本王不好,没有……。”

“住口,君临天,马上从这里滚出去。”

苏紫陌怒吼,话说道了这个份上,她苏紫陌要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她苏紫陌真的是笨蛋了。

“陌陌,你这又是何苦呢?别忘了,退婚书你当时根本就没有接,退婚书还在本王的手中,你既然回来了,那就还是本王的未婚妻。”

话说道了这个份上,君临天也不在打哑迷了。

他料定了苏紫陌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昨天晚上刺杀我的人是你?对不对?”

苏紫陌犀利又冷若冰霜的看着君临天,她心里已经猜到是君临天了,今天早上他一来,便证实了她心里的答案。

“陌陌,本王只想知道是不是你,又怎会舍得杀你呢?”

君临天急着解释,她居然猜到是他了。

君临天看了看愤愤不平的苏紫陌心里有些悬,他是不是太急了些。

遂看着苏紫陌不说话,他慢条斯理的说道:“陌陌,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我们好好谈一谈,如何?”

这话说得苏紫陌想一掌把君临天拍飞。

打了你君临天一顿,回头再给你君临天一颗糖,你君临天的心里会咽得下这口气才怪。

好好谈一谈,她和他没有什么好谈的。

才刚刚知道了她的身份就上门自找挑衅,正所谓先撩者贱,说的便是这种人!

“王王爷,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见过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一纸退婚书,让苏紫陌魂断苏家大门,更何况她心里的恨依然很浓烈,那以前所谓的感情跟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话得说的清楚明白才行。

“陌陌,本王是不会放弃你的,本王会立刻进宫请旨……。”

“君临天……。”

苏紫陌怒声打断君临天的话。

“君临天,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有些事情,你不是真的糊涂,你心里很明白,有些东西,是你争也争不来,求也求不来的,就比如说你之前不要的,也不会在回到你那里去。”

苏紫陌脸色肃然,她不会让君临天这个人渣有丝毫的希望。

“陌陌……你……。”

“哟!临天,你这一大早的,闹得是哪一出啊!”

一个慵懒至极的声音传来。

沐云轩的气势凌人的身影已经落在了苏紫陌的眼中,后边还跟着沐云寒。

苏紫陌眉头挑了挑,这混球又过来添什么乱呢?

这一大早的,能不能让人安静一会,她等一会还得出去卖菜给邵峰做好吃的呢?

最宝贵的东西不是你所拥有的物质,而是在困难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的那一个人,慕容邵峰在苏紫陌的心里就是这样的存在,虽然慕容邵峰对她有所隐瞒,但她自认为那是情有可原的,她已经放了邵峰两次鸽子了,这次不能在食言了。

“云轩,你怎么会来?”君临天不悦,这沐云轩早就知道了苏紫陌的身份了。

“君临天,你这一大早就过来打扰我娘子,不是不想毁了我娘子的名声啊?”

沐云轩朝着苏紫陌走去,既然君临天知道了,那他不得不宣誓自己的主导权了。

“你的娘子?”

君临天有些懵了?

“云轩,你莫不是忘记了,退婚书还在本王的手中,陌陌还是本王的未婚妻。”

“临天,是你记性不好,容本座提醒你一下,我娘子可是我沐云轩明媒正娶的,那墓碑上刻着的是我们夫妻两人的名字,哪里还会是你的未婚妻,别在这里叨扰我们夫妻,赶紧回去陪你未来的三王妃去。”

沐云轩一脸泼皮样,他就知道君临天一大早就会来找他的亲亲娘子。

苏紫陌扶额,这是什么情况,这两个男人一大早吃错药了,他们疯,她可不陪着他们疯。

“青莲,送客。”

苏紫陌大吼一声,烦死了,她的小棉袄快醒了,她得过去看看她的小馨儿去。

“是,庄主。”

青莲倒也没有什么拘谨之处,正要开口,略带委屈的声音传来。

“娘子,你不爱夫君了吗?咱们两个昨天晚上不是还……。”

沐云轩眼神暧昧的看着苏紫陌。

苏紫陌只觉得眉心跳得厉害,要说什么是来坏她名节的,沐云轩就是第一个。

沐云寒差点跪下去,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哥,这还是他那个人见人怕的气势凌人的大哥吗?

这苏紫陌到底有多厉害,让他一向敬重的大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怎么了……?”

君临天审视的看着苏紫陌,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一问出来他就后悔了,男人和女人在一起……。

“临天,我们都是男人,这种事情你也问得出口,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就是……。”

“沐云轩,你给老娘住口。”

苏紫陌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几人不同程度的想捂住耳朵,听不下去,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苏紫陌这一辈子就是和沐云轩有仇,有他在的地方,一点好事都没有。

苏齐在门外捂着耳朵,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心里着急啊!娘亲这母老虎的样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呢?

“呵呵!还是娘子最了解为夫,所谓心若相知,无言也默契,情若相知,不语也怜惜嘛?为夫一开口,娘子就知道为夫想说什么了。”

沐云轩假装没有听明白苏紫陌话中的意思,他们两人的性格都很倔强,要是没有一方先软下来,那他们这段感情很有可能永远都走不到一起,区区一点面子算什么?他失去的面子只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他装傻充愣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心里明白,她心里的痛和恨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心里的苦,让她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她所有的痛与苦,没有人懂,他只想用他最真诚的心,哪怕是一杯热茶,他也要让她感受到温暖,感受到这个世间上有人是在乎她的。

苏紫陌一看沐云轩装傻充愣,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不走,是吧?那我走总可以了吧?”

脱口而出的话让苏紫陌想拍自己的巴掌,这里是她家,要走也是他们走,凭什么是她走啊?

“哟!一大早,我家可真热闹啊!”

苏齐迈着小短腿,背着小手,笑眯眯的走了出来,那笑容,就像一朵狗尾巴花似的。

他怕自己要是在不出来,她老娘的形象就完全毁了,在爹爹面前,哪能这样呢?在他苏齐的心里,女人一定要温柔如水……。

沐云轩一看儿子来了,心里更是高兴,有儿子在,今晚的晚饭他是蹭定了。

这下才明白,沐云轩是来蹭晚饭吃的。

苏齐朝着自己爹爹使了一个眼神,便朝着苏紫陌走去。

“娘亲,矜持点,你刚刚的声音,在明月山庄的大门外都能听到了。”

苏齐一脸夸张的说道。

“娘亲,来者是客嘛?”

“去,你这个小叛徒,凑什么热闹,赶紧去给馨儿炼丹去。”

苏紫陌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大声掩盖自己的慌乱,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对儿子,她一样恶语相向,而且有那么夸张吗?在明月山庄大门外都听得到,她苏紫陌是河东狮吼吗?

矜持?她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要矜持有个屁用,能当饭吃啊?

“娘亲,馨儿的丹药齐儿已经炼好了,够馨儿吃半个月呢?”

挨鞭子不挨棍子,他苏齐可是软硬不吃的,他老娘的脾气他是一清二楚的,娘亲心里现在有那么一丟丢后悔了。

“那好,齐儿,来者是客嘛?他们几个就留给你招呼了,娘亲啊!先去茅厕方便一下。”

苏紫陌灵光一闪,语出惊人,这么不矜持的话她也……,苏紫陌才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她的。

反正她家齐儿是一张嘴胜过百人在场,说完,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快速的离开,她就不信了,去茅厕沐云轩也会跟着她。

“啊!”苏齐小脸蛋上的笑容瞬间凝住,眼眸一眨一眨的看着甩手走人的老娘,娘亲要是走了,他不就是一个人唱独角戏了吗?哪有什么意思?

“呵呵!”苏齐一脸赔笑,他苏齐一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目光转来转去,转到了君临天的身上。

君临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着那小鬼一脸狡猾的笑容,他有一种想拔腿就跑的感觉。

“王爷,所谓明人不做暗事,真人不说假话,你这是何苦呢?六年前你已经抛弃我娘亲一次了,我要是你啊!早就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了,哪还敢大张旗鼓的跑过来说我带你去听小曲这样的话呢?王爷,你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啊!别来明月山庄招惹我娘亲,我老娘要是发起火来,那个是比母老虎还要恐怖呢?别害的我们也一块跟着遭殃。”

苏齐一脸笑眯眯的,那模样,一点也不像在说别人的不是,就好像在聊天一样。

心里却骂君临天当面是个人,

转脸是个鬼。

而苏齐一番话,更是让人觉得,他一个五岁小孩都能明白的道理,他堂堂一国王爷却不知道。

他们兄弟两人还没有抽出时间去三王府中教训他呢?他到是先跑到这里耀武扬威了,要不是她老娘盯得紧,他早就行动了。

“你……。”

君临天震怒,被一个五岁的孩子这样说,脸上立刻阴沉了下来,可是当着沐云轩的面,他又怎么能和一个只有五岁大孩子计较。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本王当年也是一时冲动,如今悔不当初,这才回厚着脸皮来求你们娘亲原谅。”

君临天愤怒的自圆其说,可是那脸上依然盛气凌人,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

沐云寒耸动着肩膀,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临天今天晚上可要睡不着了,那句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太绝了。

沐云轩斜靠在椅子上,看着自个儿子拐着弯的骂君临天,又看着君临天憋屈得紧,心里要多痛快就有多痛快。

“王爷,话虽如此,可是人人都不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在说,那种事情就是宰相肚子里能撑船的人也不见得会原谅你,王爷,请吧!出了明月山庄,往城里走,太傅府才是王爷您该去的地方。”

苏齐老气横秋的说着,指了指门外,有这个人渣在这里,他和爹爹之间不好沟通。

“哈哈……。”

看着苏齐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沐云寒彻底破功了。

就连沐云轩也耸动着肩膀。

“哼!”君临天也不打算多留,弱敌不可轻,强敌不可畏,他君临天在找机会就是,跟一个小孩子较真,有失他的风度,遂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齐儿,你这张嘴啊!能成为皓月国京城第一嘴了。”

沐云寒笑着走向苏齐,这小鬼头,要是在云城里,娘亲整天不得开心死了。

“叔叔,你们从小养尊处优,是体会不到我们的苦,这人呐!就像玉一样,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在边境的时候,那些小孩指着我们兄妹三人骂野种的时候,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野种是什么意思,我们兄妹三人只能傻愣的看着他们,答不出话来,后来娘亲带着我们四处做生意,慢慢的,在磨练之下,这学到的东西也就多了。”

苏齐仿佛不是再说自己的事情一样,说的极其自然。

沐云轩一听,心里内疚不,他们母子四人到底吃了多少苦,又有多少苦是他不知道的。

“齐儿,以后不会了,你们以后再也不用受苦了。”

沐云轩一脸心疼的走过去,把苏齐抱在怀里,在他额头是亲了一口。

沐云寒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要是他们生在云城,一定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爹爹,齐儿说这些,不是为了让爹爹内疚,而是想让爹爹知道,没有经历过这么多,我们又怎么会明白这些道理呢?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好了吗?不用在四处漂泊,明月山庄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固定的家了。”

苏齐一脸开心,揽住沐云轩的脖子,看着爹爹内疚的目光,爹爹还是挺心疼他们的。

苏栎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身后还跟着岳桐梓。

“哥,哥哥……。”

苏齐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糟了,被哥哥逮住了。

苏栎冷冷的割了苏齐一眼,冷声说道:“去给赫叔叔看一下,他昨天晚上不是受伤了吗?”

“哦!看我,本来是要去看赫叔叔的,听到三王爷来了,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昨晚上的事情在他和哥哥的软磨硬泡之下,赫叔叔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跑过来教训君临天。

“爹爹,你们在这等一下,齐儿去去就回。”

“嗯!”

沐云轩放下苏齐,眼眸却看向一脸阴鸷的苏栎。

“哥哥,那个你……。”

“快滚……。”

苏栎憋着怒火,苏齐那一声爹爹,挑动了他心里的怒火,齐儿他怎么可以……?

苏齐一溜烟跑了,他哪还敢在暴怒的哥哥面前多嘴多舌呢?

沐云轩和沐云寒相视了一眼,眼里更多的是心疼。

“栎儿……。”

沐云轩轻声喊道。

“桐梓,你先下去。”

“是,少庄主。”

桐梓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整个过程都是毕恭毕敬的。

“栎儿……。”沐云轩开口,不知道要说什么?

栎儿的性格和齐儿的不一样,他很坚持自己的原则,他知道栎儿的心里在努力的坚持着,可是他真的不必这样,这里有他,有他沐云轩在,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撑得这么辛苦。

“你们来干什么?”苏栎看着那内疚的眼眸,心里有了一丝松动,语气也没有了之前的强硬。

馨儿说的对,他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又怎会介入他们的人生,可是,在娘亲没有原谅他之前,他绝对不会松口的。

“栎儿,和爹爹谈谈可好?”

沟通,这是沐云轩想到的最好的一个办法,他不能以一个看五岁孩子的目光去看待栎儿,只能和他心平气和的好好谈一谈。

“不必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就是一句话,我娘亲原谅你了,一声爹爹,我自然会叫。”

苏栎肃然的说完,转身离开。

“大哥,栎儿这是把你给恨上了,真是有其父便有其子,栎儿真的很像你。”

“栎儿恨我是应该的,不过这次栎儿的态度已经没有上次的强烈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沐云轩发现了栎儿的改变,就是语气也好了很多,心里不由得开心了几分。

皓月国京城的大街上,一个身穿绿衣的丫鬟在卖胭脂水粉的摊位面前挑胭脂水粉,左右看了看。

大声的说道:“唉!老板娘,你们听说了吗?听说明月山庄的庄主是未婚生子。”

那卖胭脂水粉的老板娘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看着小丫头。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你是哪家的小丫鬟,可别到处挑事非,听说啊!那庄主的丈夫死了,人家独自带着三个孩子不容易,你可不要命的乱嚼人家舌根,人家儿子有出息,能在吾皇驾前赢了镇国公府中的小霸王,我看你啊!准是你家主子嫉妒人家,这才让你到大街上乱嚼舌根的。”

明显的,这位卖胭脂水粉的老板娘并不认同这个小丫鬟打扮的女子的说法。

而更巧的是,这位卖胭脂水粉的老板娘正好是明月山庄里招聘去做管事的蓝衣男子箫金良的妻子。

箫金良回去之后,和她说了苏紫陌的事情之后,这老板娘就崇拜上明月山庄的庄主了,那容得下别人诋毁啊!

“你……。”

小丫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这八婆既然不上道。

而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穿着一身绯红色衣裙,很漂亮,身材匀称,仪容得体,姿态优美,一脸的慈爱。

后边还跟着四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

“天痕,少羽,你们去把那个女孩带回去,既然敢破坏庄主的名声,一定要查到是谁指使的?”

“是,默娘。”

她就是默娘,这几个月一直在外边帮助馨儿寻找药材。

“哎!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小丫鬟看自己被两个大男人强制拖走,害怕得大喊大叫。

“闭嘴,在不闭嘴我杀了你。”

少羽恐吓道,小丫鬟立刻识相的闭了嘴。

在暗处的苏紫云不明所以,欢儿怎么会被人抓了起来呢?

难道他们是明月山庄的人?

苏紫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要是明月山庄的人,苏紫陌一定会知道是她指使丫鬟破坏她的名声的。

苏紫云要出去,又有了顾虑,现在是大街上,她出去不就等于是不打自招吗?

一个丫鬟而已,到时她死不承认,苏紫陌也拿她没办法。

苏紫云若无其事的离开了原地,往三王府的方向走去,可惜她,计划刚刚开始就胎死腹中了。

明月山庄的门口,默娘一行五人和慕容邵峰,朱岩正好碰到了一起。

“默娘,你们回来了?”

慕容邵峰和默娘本就认识,老远就欣喜的喊道。

“哟!这不是慕容公子吗?”

默娘身后的少羽,天痕,吴江,鸿翔向着慕容邵峰点了点头。

“默娘,这次为了馨儿的病,辛苦你们了。”

“慕容公子哪的话,为了主子们尽心尽力是我们职责。”

默娘一脸谦和。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邵峰看着绿衣丫鬟问道。

“慕容公子,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女人试图在大街上毁庄主的名节,刚好被老奴听到了,带回明月严刑拷打之后,好查出幕后主使是谁?”

默娘在说那句严刑拷打的时候,狠狠的割了绿衣女子一眼。

绿衣女子已经害怕得瑟瑟发抖了,在加上默娘的恐吓,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

在加上有了少羽的警告,她根本就不敢哭出声音。

“既然是这样,我们先进去吧!”

慕容邵峰最恨嚼舌根之人。

“嗯!”

这时,苏紫陌已经在厨房里忙活着了。

把人带到了大厅,意外的是,沐云轩和沐云寒还没有走,苏齐和苏馨在陪在他们说话。

沐云轩和沐云寒看向门口,兄弟两人快速的相视了一眼。

今天的明月山庄到是热闹。

看到默娘和慕容邵峰,兄妹两人别提多开心。

“默奶奶。”

“默奶奶,你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

默娘见到苏齐和苏馨,风韵犹存的脸上,很激动。

“少羽叔叔……月痕叔叔……。”

兄妹两人也不忘叫少羽他们四人。

四人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兄妹两人遂又看向慕容邵峰。

“慕容叔叔。”

“慕容叔叔。”

兄妹两人都叫得欢。

“嗯!”

慕容邵峰高兴的应道,看到沐云轩和沐云寒也在,皱了皱眉头,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哎呦!齐儿,馨儿,想死奶奶了。”

默娘抱起苏馨,“馨儿,这段时间身体是否有好些?”

“默奶奶,馨儿好很多了。”

馨儿笑得一脸甜甜的,有很多人爱她,宠她,现在又见到了爹爹,她真的很开心。

“好了就好!”

默娘一脸笑容,在苏馨额头上亲了一下。

慕容邵峰看着沐云轩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齐儿和馨儿和他都很亲近,在看齐儿和沐云轩的样貌,让他的心莫名的恐慌起来。

“圣主,二公子,没想到你们也会在这里?”

慕容邵峰走进几步。

默娘一看,两名男子一看就是不凡之人,被皓月国京城称作圣主的,就沐云轩一人,原来是沐家圣主和二公子。

“慕容叔叔,是齐儿留两位叔叔吃晚膳的。”

苏齐笑眯眯的,他今天白天可是央求了娘亲一天的,娘亲很勉强很勉强才答应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苏齐看着被少羽他们抓着的丫头欢儿。

“齐儿,这丫头试图毁庄主的名声,被奶奶逮了个正着,带她回来,关到蛇窝里去,让她说出幕后主使。”

喜欢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请大家收藏:(m.uutxts.com)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悠悠书盟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洪荒之无量剑尊 余生漫漫皆为你 你好,少将大人 斗罗之我是素云涛 蛊祸 斗破苍穹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爱你怎么说 大明星家的猫 晋颜血 青萍 极品妖孽小村医 我的姐姐是校花 剑神 上门女婿 都市超级医仙 穿越之莫与我拼娘 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 秦歌一曲 带着仓库到大明
经典收藏 鬼妻难追:我家娘子是只鬼 末世炮灰女配攻略 驱魔人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无名茶庐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丧病大学 我是棺材女 舌尖上的灵异 恐怖女主播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龙王妻 犯罪心理 我与你交换人生 以契为证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光暗之匣 雷霆行动[刑侦]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最近更新 无名茶庐 鬼夫来临 青行灯 请魅惑这个NPC 于黑暗中的微光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制霸豪门:重生最强神算 地府建设计划书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鬼算传承人 我的老公是狐仙 特别调查组[刑侦] A01号 超感应假说 枭起青壤 风铃怨系列一:怪校奇谈 冥公子 龙王妻 道听途说 无限剧本杀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txt下载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最新章节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